Exness中文网点击联系客服QQ:79263147

  • 首页 > Exness外汇 / 正文

    炒楼资金或流入实体经济 加大通胀压力|外汇模拟交易大赛

    2020/5/23 4:44:34 Exness外汇 18 ℃

         从4月15日,政府规定第二套房首付被规定不得低于50%,到4月17日,《国务院关于坚决遏制部分城市房价过快上涨的通知》发布,称上涨过快地区,可暂停发放第三套住房贷款,以及4月20日住房城乡建设部在其官方网站公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房地产市场监管完善商品住房预售制度有关问题的通知》。一周之内,房地产行业出台了一系列遏制房价快速上涨的政策措施,且被普遍视为力度空前。

      莫尼塔(北京)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经济学家王涵、乔永远和高群山认为,近期针对房地产需求的政策,有可能在降低房地产资产泡沫风险的同时,将使得更多的资金从房市流向实体经济。而无论是从劳动力中期供需状况,还是从短期各工资上涨的信号来看,通胀将是政府未来将持续面临的一大风险因素。针对近期央行数量调控力度的回落,经济学们倾向于将此描绘为一种“暴风雨前的宁静”———否则,后期通胀上行的压力将会面临进一步上升。莫尼塔研究总监张志洲昨日向本报分析认为,存款准备金率最晚下个月即会有所调整,首次加息亦有可能在5月发生。

      地产调控的挤出效应:意料之外的通胀压力

      中央近期针对地产市场再出重手,购房需求极有可能因首付比例的上调而受到抑制。莫尼塔经济学家认为,一方面地产需求受到抑制可能意味着资产价格泡沫膨胀的速度后期将受到一定程度的意志。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资产价格上涨所带来的居民通胀预期上升的压力将有望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然而,从另外一方面,房地产市场的调控可能会使得今年居民消费价格受到额外的推动。

      从本质上说,通胀是一种货币现象。超发的货币只要流入了消费者的银行账户,就直接转化为了消费者的潜在购买力。莫尼塔经济学家解释道,由股市和楼市组成的资本品投资市场,是除了日常消费之外对居民的购买能力能够进行“分流”的投资标的之一。

      由于中国货币政策的特殊性,自1999年以来基本上每一年中国的货币供应量都是以超过G D P增速的水平扩张,而与此同时,1998年房改以来房地产市场的发展使得每年流入房地产市场的货币金额逐年上升。然而随着对与房地产市场调控力度的加大,2010年房地市场的前景变得愈加复杂。对于地产市场的不确定心理,会否使得居民的购买力更多地流向实体经济,从而使得居民消费价格面临更大的上行压力,将是政府不得不面对的难题之一。

      对此,东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邓世安昨日接受本报采访时持不同观点。邓世安认为,近期出台的一系列政策并没有从根本解决房地产市场存在的问题。“这次关于三套房的政策即较以往严谨很多,估计很多针对房地产市场的不同政策会陆续推出,所以政策会产生一个短暂效应。但针对投资需求,内地房地产根本问题是投资方面选择不多。如果没能够开拓更多投资渠道,资金仍将进入房地产。”邓世安表示,自己并不担心政策出台将加外汇模拟交易大赛重通货膨胀的压力不是太担心。

      劳动力供给增速放缓,通胀或面临趋势性上行

      莫尼塔认为,中国劳动力市场一定程度上决定了目前所长期执行的8%的经济增长速度。国家总理温家宝近期所发表的文章中所说,“经济增长只有保持在8%左右,才能保持就业的基本稳定”。中国过去10年劳外汇模拟交易大赛动力供给增长率一直保持在相对较高水品,但随着人口环境的变化,劳动力增速也将逐步放缓。莫尼塔认为,在中期经济仍旧保持较快增速的前提下,中国的通胀可能出现一个平台式的提高。

      这并非没有先例可以借鉴。从日本和韩国的经验来看,更为充分的就业条件可能会推升本国的通胀水平。随着人口环境的变化,新增就业人口可能不会在短期内满足需求,就会出现失业率下降,同事伴随着收入水平的快速提升。从而使得通胀水平在短期内出现较快的上升。而由于制度原因和劳动力市场的宽松环境,一直以来中国的货币投放都超出通胀和经济增长所能解释的范围。在货币存量增速得到保持的条件下,中国所面临的通胀压力可能会更为显著。

      与此同时,收入分配改革或带来额外通胀压力。85年以来的历史经验表明,普通劳动者收入上涨可能带来一定的通胀压力。历史上两次工资上涨较快的时期,一次是1992-1993年前后的收入货币化改革,另一次则是2001-2002年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后,对企业管理层和经营者的收入分配改革。尽管行程的原因有所不同,但这两次改革之后的纪念内都出现了一定程度的通胀。其中92年收入上涨更多的是全民性的收入上涨。全年来看,职工工资收入达到3939.2亿元,同比上涨18.5%。

      数量调控:风雨前的宁静?

      “我们近期一直强调,今年宏观调控的基础在于数量控制。无论是对于居民通胀预期的引导,还是对投资过热的抑制,数量调控都将是必不可少的手段。从近期数据来看,1季度外汇占款流入的规模季调折年后超过3万亿元人民币。尽管3月份暂时的贸易逆差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外汇通过贸易项流入所带来的压力,但值得注意的是,外汇占款与贸易顺差之间的比值仍然维持在非常高的水平,整体外汇占款流入所导致的被动投放压力依然很大。”莫尼塔经济学家坚持认为,中性情况下今年数量调控将需要通过公开市场和准备金回收约3万亿基础货币。

      资料显示,截至4月17日,央行今年通过发行央票和回购从银行间市场净回笼资金4020亿,另通过两次准备金率的调整回笼资金约6500亿。两项共计回收基础货币10520亿。然而上周情况显示,在一季度数据公布的同时,央行公开市场操作的力度骤然回落,儋州仅回笼资金140以,为(剔除春节因素)年初以来单周最小的一周。对于回笼资金规模的收缩,莫尼塔更倾向于是在为后期进一步趋紧的数量调控工具的出台,如存款准备金率的上调做准备。“如果此时数量调控的力度开始回落,前期受到抑制的贷款需求有可能会在2季度出现爆发性释放,这将对后期针对通货膨胀的调控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

      “上调存款准备金率是为了扭转金融体系中太多资金问题。银行新贷款今年头两月快增长太快,3月份虽然慢了一点,但虽然较头两月好很多,但仍然需要收紧。”邓世安表示,央行年内将上调0.5%-1%存款准备金率。张志洲昨日向本报分析认为,存款准备金率最晚下个月即会调整。

    猜你喜欢

    搜索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