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ness中文网点击联系客服QQ:79263147

  • 首页 > Exness外汇 / 正文

    中国是个债务“瘾君子”吗?+福汇FXCM

    2020/2/8 2:44:31 Exness外汇 3 ℃

        我们现在都知道太多债务的危险了。美国正在为激增的消费债务付出代价。欧洲也正与过多的主权债务作斗争。现在,中国面临的重大问题之一就是:是否中国的政策制定者们即将在债务驱动型增长的风险中取得自己的教训。

      去年,中国观察家们曾经就信贷繁荣的后果进行了激烈的讨论。中国银行在2009年的贷款量比前一年几乎翻番,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近30%。如此膨胀的信贷扩张对经济增长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如果把中国经济的信贷水龙头关闭了,那会发生什么呢?

      这也是正在发生的。中国的决策者提高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并采取严格控制贷款的措施正在发挥作用。在6月份,新增人民币贷款总额比去年同期下降了40%。这是显着的下降。而结果是,中国经济正在放缓。中国经济将会放缓到什么水平呢?这取决于您如何看待债务对中国近期经济增长的影响。

      美国麻省理工斯隆管理学院政治经济和国际管理教授黄亚生,最近在华尔街日报提到,中国最近的经济不景气,表现不佳的背后秘密仅仅是应用了大量信贷,在产生可悲的后果前,这一方法已被尝试了。他说,中国的分析师相信中国的经济模式被称为"北京共识"或更一般地称为"国家资本主义" - 那是中国成功的秘密,也因此存在失误:

      许多西方分析师相信,2009年中国实现GDP 8.7%的增长目标归功于北京共识。这种解释实际上更简单:大规模的债务累积...这是不是偶然发生的。多年来工资受抑制造成现的劳工动荡,国内消费驱动经济增长力量已经疲弱,使中国政府别无选择,只能通过债务融资的方式进行投资,从而抵消西方经济衰退造成的损失。这就凸显了北京共识的重要弱点:根据不断变化信贷条件来维持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持续增长。问题不在于当货币状况表现异常时,中国是否能继续增长,因任何一个国家都可能以此增长,而在于当货币状况正常时,中国经济否会继续增长。

      黄亚生并不赞同这样的观点:信贷增长放缓同时,中国经济还能保持乐观增长。

      中国经济从短期到中期的前景将取决于:它如何妥善刺激个人收入增长并断掉债务刺激成瘾的奶,否则中国经济将伴随房地产泡沫的崩裂而硬着陆。中国当局正在努力这样做,现在允许工人为提高工资罢工并遏制住房市场上涨。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但过渡也充满着风险,例如政治不稳定和竞争力侵蚀的风险。

      除了直接的影响,一些经济学家担忧银行系统的巨量贷款已处于风险中,并拖累经济增长。美国西北大学(NorthwesternUniversity)政治学助理教授史宗瀚(VictorShih)今年1月份做了一份报告,据此估计,中国政府负债水平达到了GDP的70%,比国际机构的估计高的多。如果问题得不到妥善解决,到2012年它可能高达100%。这是与欧猪五国的水平相当。以下是他写几个月前在华尔街日报上写到的:

      世界从数十年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中艰难复苏,而中国似乎已经实现了一个奇迹。去年经济增幅接近9%,同时截至12月31日政府负债与GDP比率仅为20%左右。中国的俗话说,天下有免费的午餐吗?事实远非如此:中国政府通过地方政府创建的数以千计的投资实体为规模极其庞大的刺激计划提供了资金。如果北京方面不马上意识到这个问题并制止,为刺激计划提供了大部分资金的中国各家银行可能很快面临巨额贷款拖欠,规模甚至与中国庞大的财政能力和外汇储备相当。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同意这些评估。研究公司GaveKal Dragonomics的总经理阿瑟克鲁伯(Arthur Kroeber)最近在华尔街日报上反驳史宗瀚的立场,认为地方债务没有失控,即债务在可控制的水平,贷款是商业性的并被有效地利用。他写道:

      有批评人士指出,地方债务的福汇FXCM这种积累以高企的地价为抵押,被用于为浪费性的基础设施项目融资,因此中国面临着金融崩溃的危险。他们大错特错。中国的地方政府债务问题是可控的,而且它已经在着手处理。而相比很多富裕国家的债务负担,中国的整体债务负担要可持续得多,其融资对象也是在经济上远更有效的项目。

      更根本地讲,并不是每个人都认为中国的经济表现不佳,主要是由于债务激增造成的。高盛经济学家迈克尔·布坎南(Michael Buchanan)称:

      我们对中国经济的短期前景抱有良好的乐观态度。但我们不同意少数人把中国经济视为"信贷推动的投资泡沫"的声音 - 在全球信贷危机之前,中国已积极运行反周期的政策,所以也没有看到释放大量信贷的空间...相对其他主要国家的信贷水平,没有看到过剩信贷增长产生。
      因此,我们对这些论点和反驳作何理解呢?我的立场一直是,在经济低迷期任何大量的银行贷款都是危险的。这些资金不是都能得到有效利用,必然会有部分借款人无法偿还债务,导致中国的银行不良贷款不断增加,我们只能看着它不断恶化,但显然北京的决策者充分认识到了,并采取措施让银行回到正轨上来。这将导致经济增长放缓。贷款减少了和全球经济复苏似乎越来越疲软,从而抑制了中国的出口需求,这将给中国经济增长造成更大的压力。

      黄亚生指出,更重要的是,中国债务驱动的经济增长方式,恰恰给中国建立优于西方经济模式的想法泼了冷水。事实上,中国只是在重蹈纽约,雅典和马德里的失误。从短期来看,债务驱动的经济短期确实很漂亮。但最后只能自食其果。

      来源:国际财经时报

      编译:陈洪锋

    猜你喜欢

    搜索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