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ness中文网点击联系客服QQ:79263147

  • 首页 > Exness外汇 / 正文

    IMF份额改革符合各方利益+雾霾概念股

    2020/2/10 18:33:06 Exness外汇 3 ℃

        IMF执行董事会日前通过了份额改革方案。中国的份额将从3.72%升至6.39%,投票权也将从3.65%升至6.07%,从而一举超越德国、法国和英国,在IMF的影响力仅次于美国和日本。总的来说,这不失为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卡恩上周五宣布,IMF执行董事会当天通过了份额改革方案。改革完成后,中国的份额将从3.72%升至6.39%,投票权也将从3.65%升至6.07%,从而一举超越德国、法国和英国,在IMF的影响力仅次于美国和日本。IMF声称,中国"得到了在这一国际组织中的更大话语权"。

      根据这项改革协议,新兴大国和发展中国家总共新增了6%的份额,而欧洲、美国和沙特等产油国则做出了相应让步。总的来说,这不失为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

      增加新型经济体的份额

      从IMF的角度看,一方面,增加新兴大国和发展中国家的份额,有利于重新唤回这些国家对IMF的信任。上世纪80-90年代,由于IMF强硬推行以市场自由化改革为特征的"华盛顿共识",加上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中反应迟钝僵化,导致其在亚洲和拉美国家中声名扫地,过去十余年来在国际舞台上日益边缘化。从IMF前任总裁拉托到现任总裁卡恩,无不致力于重建其声誉。另一方面,通过提高份额来激发中国、印度、巴西等实力雄厚的新兴大国对IMF的兴趣,还有一个更为现实的考虑,即有利于充实IMF捉襟见肘的资金和信贷库。2009年G20伦敦峰会结束后,得到扩权保证的中国、印度等新兴大国便通过认购IMF发行的特别提款权(SDR)债券,分别注资400亿和100亿美元。

      从美国角度看,美国在这一轮改革过程中让渡的份额微不足道,并未动摇其在IMF中的绝对优势,仍保持了17.4%的份额和16.5%的投票权,使其有能力对需要85%的绝对多数投票支持的重大事项行使否决权。

      欧洲减轻了资金负担

      即便是对于在份额和执董席位上损失较大的欧洲国家而言,其实也未必就是坏事。首先,在欧洲国家看来,这种让步绝不是免费午餐,它们的要价也很明显,即新兴大国在享受更多权力的同时,今后也应当分担更多责任--目前欧洲国家肩负着IMF42%的资金来源和世界银行62%的贷款提供。其次,刚刚过去的希腊主权债务危机留给欧洲人的一个深刻教训就是,一个财力充沛的IMF有能力在欧洲再次陷入财政危机时施以援手。最后,更为现实的原因是,欧洲国家认识到,太多的投票如果形不成合力也等于是废票。尽管以往欧洲国家在IMF加起来拥有30%的投票权,但由于各国间彼此利益冲突,例如,德国在许多问题上与其他欧洲国家意见相左,而英国更是雾霾概念股习惯于跟着美国走,往往很难做到以一个声音说话,因而其实际影响力反而不如拥有更少投票权的美国。

      对于中国而言,某种角度上,可以说中国是此次国际金融体系改革的最大获益者,因其份额增加之多,远超其他新兴大国。作为崛起中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提升中国在国际金融体系、特别是IMF中的发言权具有双重意义,这不仅关乎大国的形象和地位,更是挑战美元霸权、应对未来国际金融体系变局的必经之路。例如,尽管IMF只对各国汇率拥有名义上的监督权和建议权,但近年来,随着IMF在美国推动下积极修订相关条款,近年来中国已明显感受到关于汇率"监督"和"信息披露"的压力正不断加大。

      中国份额继续提升空间不大

      可以说,这次份额重新分配是IMF改革迈出的重要一步。但短期内,指望中国的份额和投票权再有大的上升空间已然不太现实。根据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迈克尔·斯宾塞的估计,如按各国GDP衡量的话,中国拥有IMF投票权的合理比例为7%;此外,从实际情况来看,无论是美国还是欧洲,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不可能再做出较大让步了。

      理论上,若想从根本上推翻美国在国际金融体系和IMF中"一股独大"的局面,就必须将美国的投票权压缩到15%以下的水平,但这需要漫长的讨价还价,并且还要善于借势(如下一次美国再度陷入更严峻的经济衰退)才行。因此,更务实的选择是,倒不如思考如何用好自己手中有限的牌和借助一切可用的牌,在后危机时代国际金融雾霾概念股体系重建过程中使中国的利益最大化。要做到这一点,靠单打独斗是行不通的。日本在IMF的份额和投票权长期位居第二位,超过德、法、英等单个欧洲国家,但影响力却远不及美国和联合起来的欧洲。事实上,分清敌友,建立最广泛的统一战线不仅是指导中国革命胜利的法宝,也是新中国在日后国际事务中地位不断上升的关键原因。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例子就是,1971年中国冲破重重阻力,重返联合国合法席位,靠的就是一大帮亚非拉兄弟的鼎力支持。

      以当前国际汇率争端为例,摆在中国面前最大的问题是,没有争取到太多发展中国家朋友真心实意的支持;相反,美国眼下倒似乎占了几分上风,凭借其强大的软实力,正不遗余力通过拉拢和分化新兴大国和发展中国家,试图在汇率问题上孤立中国。

      要变被动为主动,就要求中国在外交战略、特别是金融外交战略上更为进取:一是要联合新兴大国和发展中国家,将矛盾指向美国滥发货币这一根源,避免四处受敌的被动局面,化解人民币所承受的压力;二是要倾听相关国家的诉求,展示中国在汇率改革问题上所做的努力和诚意,耐心解释中国渐进式升值道路合乎世界经济的稳定增长;三是要凝聚共识,将反对美元霸权,建立一个公正、合理的国际金融新秩序变成更多国家一致努力的方向。

      来源:证券时报

      撰稿人:刘 涛

    猜你喜欢

    搜索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