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ness中文网点击联系客服QQ:79263147

  • 首页 > Exness / 正文

    中国可支持全球金融交易税改革方案_美宣布新制裁

    2020/10/18 14:54:10 Exness 4 ℃

         近期,法国领导人多次表示,将在今年11月二十国集团峰会上提出在全球范围内征收金融交易税的议题。法国这一动向是基于以下考虑:利用轮值主席国身份引领国际金融监管改革方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微博)和多数经济学家都支持适度的资本管制政策;一些国家的金融交易税等资本管制政策取得较好效果。我国应支持法国的提议,因为金融交易税不仅与我国当前资本管制政策取向一致,而且有利于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同时,由于金融交易税的征收对象是短期投机性资本,不会影响吸引美宣布新制裁外国直接投资。

      金融交易税的由来

      金融交易税是美国经济学家詹姆斯·托宾1972年提出的,是指对国际短期资本进入一国金融市场后征收一定的税收,从而提高国际资本的资金成本,以限制国际资本尤其是短期投机性资本的大规模流动,预防金融风险和市场剧烈波动。托宾形象地将其比喻是“往飞速运转的国际金融市场这一车轮中掷些沙子”,降低国际资本流动规模和速度,缓解国际资本流动尤其是短期投机性资本流动规模急剧扩张造成汇率不稳定。

      实际上,这一税种在很多国家已经实施了,如巴西在2009年11月为了控制热钱流入,缓解汇率升值压力,重启对外国短期资本征收金融交易税的政策,并把税率从最初的零连续三次提高到目前的6%。另外,还有许多国家变相征收了金融交易税,如智利、哥伦比亚等国针对外国短期资本征收无息准备金,要求外资在进入一国前,必须在该国央行存入一定比例无收益准备金,这是一种变相的托宾税。

      法国提出“全球金融交易税方案”的背景

      法国提出“全球金融交易税方案”,主要是基于以下几点原因和背景:

      第一,法国希望引领国际金融监管改革。作为今年二十国集团(G20)的轮值主席国,法国希望能在11月初的戛纳G20首脑峰会上提出一个具有可操作性的重要议题,在金融监管改革方面引领国际社会。实际上,此次金融危机以来,G20举行了六次首脑峰会,每次峰会都涉及国际金融监管改革方面的内容,但是目前在国际层面的改革共识有限,无论是美国的金融监管改革法案还是欧盟的金融监管改革,都是各自为政。即便是巴塞尔协议III,对于各国银行业监管要求也不是强制性的。另外,征收金融交易税与G20峰会上另一重要议题“国际货币体系多元化改革”相比,目前更具有可操作性,获得国际社会支持可能性更大。

      第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多数经济学家支持适度资本管制。2011年4月5日,IMF执行委员会讨论通过了一份支持资本管制的政策性框架文件。IMF建议,各国应利用适度的资本管制来抑制投机资本急剧增长,这标志着此前IMF主张为资本流动开放市场的一贯立场已发生根本转变。该文件提出,如果一国经济出现“货币没有低估、外汇储备超出合理水平或央行冲销成本过高、通胀压力或资产泡沫等经济过热现象,同时财政和货币政策收缩空间有限”,即可采取资本流入管制措施。这些措施包括针对外国短期资本和外资贷款征收托宾税和无息准备金等措施,或者对外资实行期限管制、投资范围限制等,各国可根据自身的情况设计出不同的管理资本流入的政策。

      另外,IMF前总裁卡恩和多数经济学家如斯蒂格利茨、麦金农、罗高夫、余永定等人都承认,各国货币当局应相机抉择,采取适合本国情况的资本管制措施,抑制投机资本和热钱流入的冲击。许多研究结果也表明,短期资本的大规模流动,与新兴经济体多次金融危机有着密切关系,这次金融危机过程中,不仅是新兴经济体,发达经济体资产价格大起大落、汇率急剧波动,同样受到国际资本大规模、频繁流动的影响。

      第三,一些国家金融交易税等资本管制政策取得较好效果。上世纪90年代,巴西金融交易税、智利和哥伦比亚无息准备金等资本管制政策,都取得了较好的政策效果,不仅降低了央行外汇冲销成本,还控制了外资流入的规模,基本实现了短期资本长期化的目标。另外,上述IMF政策文件也总结了此次金融危机以来巴西、印度尼西亚、韩国、秘鲁、南非、泰国和土耳其七个国家资本管制经验,表明金融交易税等控制资本流动的政策取得了较好效果。

      第四,征收金融交易税有利于国际短期资本流向实体经济。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发达经济体宽松货币政策释放的大量流动性,并没有流入实体经济,而是以“热钱”形式流入新兴金融市场、国际大宗商品包括石油期货市场以及粮食市场等,国际资本的投机活动是全球初级产品价格高企的主要原因。征收金融交易税后,将能在一定程度上抑制国际热钱的投机活动,引导国际资本流入实体经济,促进全球经济复苏。

      第五,征收金融交易税有利于改善包括欧洲国家在内的全球财政状况。德国和法国建议征收金融交易税,与当前欧洲国家的财政状况也不无关系。当前欧洲国家面临较大的财政压力,债务形势严峻,增加金融交易税有利于改善当前的财政状况,美国同样面临着改善财政状况的压力。尽管金融交易税税率较低,但由于全球短期资本流动规模巨大,因此金融交易税将有望成为各国政府重要的收入来源。

      我国可支持全球征收金融交易税

      我国可支持法国提出的全球征收金融交易税的政策方案,主要有以下几点原因和考虑。

      第一,金融交易税与我国当前资本项目管制政策取向是一致的。当前,我国对于资本项目中短期资本流动的管理较为严格,主要是通过设立境外合格机构投资者(QFII)的审批制度,由国家外汇管理局批准QFII可投资境内资本市场的投资限额,这是一种数量型的管制措施。而金融交易税则通过提高外国短期资本的资金成本进行控制,是一种价格型的管制措施。尽管管制方法不同,但政策取向是一致的。而且我国也有必要丰富资本管制工具,提高资本管制的有效性。

      第二,全球征收金融交易税,美宣布新制裁有利于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2010年11月,IMF对SDR货币篮子进行五年例行审查,拒绝把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其理由是人民币没有实现资本项目完全可自由兑换。近日,中法双方已同意成立特别工作组,就人民币纳入SDR的一揽子方案进行协商,若在全球征收金融交易税,无疑有助于说服IMF修正加入SDR货币篮子的条件,有利于人民币早日加入SDR。

      第三,我国应强调金融交易税是全球范围内统一征收。实际上,经济学家托宾在1972年最初提出这一税种时,就强调其单一税率和全球性的特征。这是因为,假如一些国家征收了金融交易税,而其他国家没有征收,或各国税率不同,将可能使得更多国际资本流向没有征税或低税率的国家和地区,这样市场将更为扭曲,也无助于稳定全球金融市场。然而,现实中由于征税权是一国主权,在全球达成统一征收共识后,各国可在统一标准范围内对征税范围和税率作出灵活调整。

      第四,我国支持征收金融交易税有助于增强与新兴经济体的共识,提高新兴经济体的国际话语权。当前,受国际热钱影响最为严重的是以“金砖国家”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热钱流入不仅使得各国金融风险剧增,同时也是导致这些国家货币升值和通货膨胀压力加大的重要因素,全球征收金融交易税无疑会得到其他新兴经济体的支持。全球征收金融交易税,代表了新兴经济体的共同利益,有助于增强与新兴经济体的共识,提高新兴经济体的国际话语权,同时也有利于提高我国国际声望。

      第五,全球征收金融交易税可能会面临来自美国和英国的阻力。当前,全球征收金融交易税主要是德国和法国提议的,而金融市场最为发达的美国和英国都没有发表公开的倾向性意见。显然它们对这一提议是不支持的,因为美英两国的国债市场、股票市场和金融衍生市场都是欢迎短期资本的跨境流动,尤其是美国,其庞大的国债市场的交易、投资和申购,都需要国际资本的积极参与,一旦征收金融交易税,美国就必须提高国债收益率,以补偿外资因征收金融交易税而新增的资金成本,这势必会加大美国的财政负担。英国则由于其国民经济对金融业依赖程度更高,因此也可能对该提议持反对意见

    猜你喜欢

    搜索






















    标签列表